青瓷一寸

大号(小号?)@一寸青瓷
医学,盗笔,魔道,天官,百合,语c,汉服,旗袍,古风,声乐。留头发ing

昨晚六连出了归皇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最近……有点欧……

非极必欧,我这种连出一串那迦的选手终于也能自己出五花了www老父亲!儿砸接你回家!!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墨蛇君:

之前去切磋,连续两盘对面都有飞燕,连续两盘对面飞燕都不由分说过来胖揍我方飞燕……于是脑内浮现了这样的画面【。

第一天就完全受不了这个中二蛇了啊啊啊啊啊啊!!为了我家飞燕,我一定要忍住。

室友玄学,昨天白扇今天尊上。我以后就让她俩帮我抽卡了,这样我还能摆脱全那迦的命运

中原人怎么不讲道理【全员向】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Seventeen Salt ✿°:

※圣火令视角看其他人


※ooc我的锅


※我依旧,没有圣火令




6.


  “你听说了吗,又开新活动了,你要叫我老师了。”


  圣火扶了扶鼻子上不知道哪里倒腾来的眼镜,冲着无剑挑了挑眉,然后自认为非常诱惑舔了舔唇。


  无剑一把捂住他的嘴。


  “教师节快乐,顺便,第一天是玄铁爸爸的课,我一定派你第一个冲上去喊老师。”无剑呵呵一笑,“叫完爸爸叫老师,怎么样,色情不?”


  圣火:……


  所以说,永远不要去挑战一个比你更能扯淡的人,剑也不行。


  天有多高,摔得多惨。


  “先别提新活动了,你有没有觉得,世界这么大,我们应该出去看看。”


  无剑扶上圣火的肩,圣火抖了一下。


  “说人话。”


  “我想旅游。”


  圣火把无剑的手从肩上顺下来,卡巴卡巴眼睛:“其实我,真的是个宅男,我只想每天窝在山庄里看《还珠格格》。”


  “你要是不去我就砸锅卖铁把紫薇请回来。”


  杀手锏。


  “…我也挺想出去看看的。”


-







  “开会了开会了!”


  无剑拿个大喇叭站在院子里,张灯结彩锣鼓喧天,并且请来了那伽老师为她伴舞。


  “那老师你辛苦了。”


  圣火非常同情地拍了拍被无剑捆成个彩球还在非常敬业扭动的那伽。


  “无剑说的,会给我从灵蛇那儿偷条蛇玩的。”


  圣火更同情了,她是想让灵蛇打死她还是打死你啊。


  这是赤裸裸的报复。








-


  还好院子够大,站的下这么多人,不然飞燕估计得坐房顶。


  然后无剑一抬头,飞燕还真他娘的在房顶。


  “飞燕,底下有地方坐。”


  飞燕推了推脸上的黑纱:“坐得高,看得远。”


  无剑:……


  你当你推眼镜呢?还有,看那么远干嘛,看我!


  “咳咳,是这样的,今天把大家都聚到这里,有件事要宣布。”无剑清了清嗓子,打开手中的稿子,“雨季过后,又是一年春天,又到了动物交配的季……他娘的圣火你写的这是啥文案?!”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送错了,这份才是。”


  圣火赶紧把无剑手中的稿子换下来,紧紧抱在怀里。


  然而无剑没准备就这么算了:“这啥?”


  圣火面不改色:“我最近,找了一份工作。”


  无剑:???


  “我加入了淑女剑小姐姐的编辑部。”


  无剑抬起一只手,好了你不用再说了。


  “那你的工作是…?”


  “说出来有点不好意思,我是一名光荣的写手。”


  不好意思个鬼啊!你在骄傲些什么!


  无剑回忆了一下刚刚那份稿子的大致内容,心里咯噔一下。


  动物交配的季节。


  “这不会是篇…蛇燕小黄文吧?”


  灵蛇用行动回答了无剑,拍了拍圣火的肩:“写的不错,果然男孩子对男孩子怎么xxoo比较了解。”


  圣火也十分谦虚:“客气了客气了,新人写手以后多多支持啊。”


  “不虚。”


  达成共识。


  无剑:……


  这山庄没法待了,要哪天扫黄大队来了,她得被抓。


-







  “我觉得,大家也认识这么久了,都很熟了,是不是该再搞一些促进感情的活动?哎绿竹,说的就是你,把棍子放下,别对着曦月。”


  绿竹和曦月冷哼一声,互相翻了个白眼,然后一个把金铃圈进怀里,一个把孤剑quan……被孤剑一巴掌打翻在地。


  “促进感情的活动?你是要我们…群…”


  妙手白扇大惊失色,连忙用扇子遮住脸。


  “大家都是文明人,讲话不要这么色情。”


  无剑扶额,虎头金刀眨着俩大眼睛疑惑不解:


  “群什么?”


  “小孩子不要问这么多!”


  “哦…”


  无剑又重新把喇叭放在嘴边:“我就是想说,我们要不要一起出去旅个游。”


  死一般的寂静。








-


  “哎《绝望的主妇》今天更新了,我还没看。”


  真武第一个跑了,玄铁紧跟其后,老年人经不起折腾。


  “小虎,我觉得我又长高了,我们去我房间比比。”


  分水蛾眉刺拉着虎头金刀就溜,就跟无剑要吃了他俩一样。


  “我试药的人还没找到,飞燕,走。”


  金刚降魔杵拽了灵蛇不让他走:“等会儿我来给你试药!”


  为了逃避,连命都不要了。


  “我的小强好像要饿死了,我去看看。”


  “呀…我该去浇花了。”


  “……”


  反正是,各有各的理,一堆刀剑跑的比兔子还快。


  看样子不拿出点厉害给他们看看是不行了。


  “参加的人一人给肝一套五花透甲。”


  “唰。”


  三秒钟,这群人又齐刷刷坐了回来。


  圣火忍不住感慨,无剑这是下了血本了。


  天琊冷笑,太天真了,老子本来戴的就是五花透甲,死都不参加。


  无剑又开口了:“不参加的灵犀全给扒了,送给我们敬业的那伽老师。”


  合欢铃抬头看了看天琊剑:“你还走吗?”


  天琊:……







-


  解决了人数问题,又在地点问题上有了纠纷。


  这边要去古墓,那边要去绝情谷。


  屠龙为了要去冰火岛已经快跟冰魄打起来了。


  最后无剑忍无可忍,这帮大男人怎么跟几百只鸭子一样吵。


  “都给我闭嘴,去昆仑山!野餐!”


  灵蛇:……


  飞燕有点为难:“不要了吧…昆仑山很干净的。”


  言下之意就是,这一帮子人去了大概就不干不净了。


  “尊上,圣火送你试药。”


  灵蛇:去昆仑山。


  圣火:???






-


  无剑:计划通✔


  圣火掏出小本本——无剑我日你lailai。


————TBC————


有7,就是慢。


求圣火令,我还没退坑,我还能再为圣火令战斗一百年!

【梦间集】有首歌不知当唱不当唱

Maya太好吃了

孪生弟弟江波澜:

文/江波澜
无剑视角第一人称,ooc,蛇燕
这个寻梦人大概有病XD


第一次见他的时候,他的眼中倒映着昆仑山的大雪纷飞。
我劈头盖脸淋了一场盛夏的雨,但我的眼中,只有他孤傲清冷的身影。
他的一举一动,都令我心潮翻涌。
就算大雨让整座城市倾倒,本剑也要尖叫。
“跪谢欧皇大佬帮我抽到了尊上啊啊啊啊啊啊!!!!!!”
他瞥了我一眼,很久之后我才知道,那一天,那一刻,那一眼,就是在无数寻梦人之间广为流传的——
一眼万钱。


我,无剑,一个大写的非酋。
而人生中第一个五花,灵蛇,自然就是我心头永恒的——
祖宗。
我捂着只剩几十个剑玉的荷包,瑟瑟发抖。
“尊上……我我我我这就去打灵宝阁……”
六十级的灵蛇大佬站在四十六级的我面前,居高临下。
“本尊的飞燕呢?”
“打花之谷……呃?”
他冷笑一声,我心头哇凉哇凉的。
“那个,尊上啊,我刚才掐指一算,这个时辰不利于抽卡,等到子时……半夜抽卡玄学嘛。”
我小心翼翼看着他阴晴不定又好看的不像话的脸,“不然我去隔壁给您抱一个?”
瞪。
“……是是是我这就抽卡!”
我站在卡池边,深吸一口气。
“小燕子~”
“你们都叫我一声大哥如何?”伏魔杖。
“穿花衣~”
“这里很热闹嘛。”分水峨嵋刺。
“年年春天来这里~”
“别误会,我只是来帮个忙而已。”金铃儿。
“我……我问燕子你为啥来~”
“都不如我厉害的。”那迦。
“燕子说……”
“这嘈杂的氛围怎能配得上我高贵的出身呢!”第六个密宗金轮。
“这里的尊上最……流弊……”
“这嘈杂……”mmp第七个!
三花聚顶。
我蹲在卡池边,眼巴巴的看着灵蛇大佬。
“不然,尊上,咱去刷燕毛吧……您亲自带队。”给出了最后一条建议后,我就飞快躲到了伏魔杖大哥身后,怕大佬一怒之下把我踢进卡池。
大佬没理我,转身走了。
我不知道灵蛇是怎么考虑的,第二天我将绿球球和加上用剑魂买的终于凑齐的绿昙送上,几乎花光了我刷了大半夜的剑玉,终于把灵蛇升到了七十级。
新鲜出炉的七花大佬站在队长位置,冷然道:“去昆仑副本。”
之后就丧心病狂的刷了整整四天,仓库里多了七个傀儡蛇使。
队伍里也多了一只小小的飞燕。
正太控根本把持不住!红红的眼睛,软软的小脸,还有那颗小小的泪痣。我颤巍巍伸出双手想摸摸抱抱,对着幼燕乖巧的眼神心简直要化成一滩温泉。
然后,我就被灵蛇残忍的扔到了一边。
“请问……啊,是灵蛇尊上!”小飞燕激动的扑到灵蛇身上。
“飞燕,跟我来。”大佬很满意的抱起幼燕走了,台词都只说了半句。
我趴在昆仑山冰冷的雪地里,思考人生。
“梦间集团梦间集团,五剑之境倒闭了,王八蛋灵蛇,灵蛇王八蛋,欠下两千五体力,带着他的小忠犬跑了……你不是你不是你不是人……QAQ……”


灵蛇大佬似乎看透了我正太控的本质,等我回到山庄,飞燕已经从乖巧可爱的正太变成了……(只对尊上)乖巧漂亮的少年。
大佬不在,打金花花去了。
飞燕在山庄里飞来飞去练轻功。最后,他纤瘦的身体落在我面前。
少年模式的飞燕浅浅笑了一下。
“虽然不能陪着尊上慢慢强大,但最开始就能见到灵蛇尊上真是太好了,无剑……谢谢。”
燕燕真的是昆仑山最后的良心!一点都不像那个冷漠脸中二老年人带出来的孩子!乖孩子最招人疼了!
感动的泪流满面的我把仓库里所有的金球球都塞给了飞燕。
哪怕第二天少年燕变成了对除了他家尊上以外的人冰山对他家尊上人妻的六花燕,我依然很欣慰。
好景不长。
灵蛇面无表情站在活动本前,一字一句:“飞燕在哪里?”
我抖着手指了指他旁边的位置。
大佬扔给我一个“你当本尊是傻子么”的冷酷眼神。
飞燕乖巧的回答:“属下在这里。”
“嗯,飞燕,跟我来。”
“属下尊令。”
我被这对主仆的操作闪瞎了眼,看着他们开忠贞不渝的连携,缩在后面哭唧唧。
“飞燕在哪里啊飞燕在哪里,飞燕就在你的队伍里……那里有青光啊替补有屠倚,队长就是你这个……大傻逼……”


我发现了一件了不得的事。
灵蛇大佬对谁都一副本尊天下第一的样子,虽然真的是柔界的扛把子……咳,但是我家飞燕好像并不是单恋。
大佬经常对飞燕说“我”,有事没事就喊两声飞燕。
契合度的五千了大佬一个不高兴还是想打断我的腿。
这凶残的对比,嗯,本剑已经习惯了。
以至于我推开门发现灵蛇和飞燕脸色一黑一红就明白大事不妙,为了保住我的小短腿,简直飞一样逃到了卡池。
真要抓我我就跳下去找紫薇。我知道,我的卡池里一定有他,一定。
我握着辛苦攒下来的金叶子,犹豫要不要在还没被大佬打死之前抽一次卡。
算了。
我随手揪了朵绿莲,注视着这朵原谅色的小花,笑得凄凄惨惨戚戚。
“小螺号滴滴吹,神雕听了展翅飞~”
“世上只有爸爸好,有爸的屠倚像块宝~”
“好一朵美丽滴紫薇花~”
“圣火圣火,你真太难得~”
“难忘玉箫,难忘~玉箫~还有孤剑天琊好~”
“不动不摇坐如钟,真武有神功~”
“夜夜想起归一的话,闪闪的泪光抽三花……”
我坐在卡池边,望眼欲穿,肝肠寸断。


最终,我家的灵蛇和飞燕在一起了。
为表庆祝,我献唱一曲。
“采飞燕的尊上上,带着体力一大筐
清早拎着毒蛇杖,打遍昆仑山魍魉
他采的燕毛最多,多得像那三花数不清
他采的飞燕漂亮亮的像那金叶闪着光~
噻箩箩哩噻箩箩哩噻,噻箩箩哩噻箩箩哩噻
噻箩箩箩噻箩箩箩噻箩箩箩噻箩箩箩哩……”
我看到飞燕被黑纱遮住的脸红了,我也只来得及看这些,接着就顶着一道足以让我魂飞魄散的恐怖视线逃离了现场。是的,哪怕我现在是个一百零七级的寻梦人,也不敢和这位大佬对着缸。
因为他们俩加在一起是一百三十级呀。
我还记得那个晚上,少年燕在灵蛇屋里沉沉睡去。我蹲在卡池旁边,问灵蛇:“如果我再抽到一个飞燕,能让我抱抱吗?”
大佬心平气和的和我说:“你想给本尊试药吗。”
我弱弱的反抗,“为什么……不行……”
“飞燕是本尊的飞燕,碰本尊的东西,难道不是寻死吗?”
他似笑非笑,我哭着往卡池扔了两百金叶子。
“除魔卫道是我辈本分!”
嗯?!!青光利剑??!!五五五五五花??!!!!
我呆呆的看着那个挑染头发脸上还有两抹青色一脸严肃的正太,炸了。
“你你你你是青你是光你是唯一的神话?!”
正太点头,“吾乃青光利剑,凌厉刚猛,无坚不摧……”
就这样,我作为一个非酋,有了人生中第二个五花。
我扭头看灵蛇走在昆仑山的夜色里,浅金色的长发泛着银白色的冷光,不远处的前方遥遥亮起了一盏灯,夜风吹散了少年清越的声音,隐隐约约听到是一声“尊上”。
风雪夜归人。
我拉着青光利剑的手,任由大雪随风而至。
待雪停,明天大概又会是一个好天气。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