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瓷一寸

医学,楼诚,百合,盗笔,语c,汉服,军装,旗袍,古风,声乐。留头发ing

给学长王浩:
  见信如晤。
  不知天国或者下一个轮回有没有病理病生药理诊断内外妇儿,有没有黑白颠倒的值班,有没有一刀刺破你颈静脉的“可怜的孩子”。
  我希望没有,也希望有。
 
  你离开后的这几年,医患关系非但没有改善反而持续在走下坡路,我相信你已经略有耳闻,或者你一直在亲眼看着朱玉飞、王云杰、陈仲伟、李宝华他们每个人穿着沾满鲜血的白衣奋力挣扎过后却还是走向了你。
  让我来猜一猜,你可能每次都会一拍桌子就炸开了来,说现在的人都怎么回事,随时随地喊打喊杀,也可能和那些年长的受害者们紧紧相拥,一同对活着的我们抱着殷切期望,也怀着无尽忧伤。到底会是怎么样,我不知道。因为我还没有来得及去见你,认识你,了解你,仰望你。
  虽然现在堪称中国医疗界最黑暗的时代,但我还是真切地希望你能和我们一起相信胜利是属于正义的,现在正是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刻,我们也许都会抗争无果,最后轰然倒下,死去。但你要相信,总会有人像我们接替你一样接替我们。

  -会越来越好的,亲爱的。天会亮的。
  我遮挡住汩汩流血的致命伤口吞下碎骨笑着对你这样说道。

  今天我来到你离开的这个地方纪念你,愿你来世依旧高风亮节,依旧踏上这条漫漫长路,依旧深爱《白色巨塔》中的里见修二,依旧以他为标杆并终于成为他。

  很多年后,愿我们能相见。

      后辈敬上
      2017.3.23
      于哈尔滨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