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瓷一寸

大号(小号?)@一寸青瓷
医学,盗笔,魔道,天官,百合,语c,汉服,旗袍,古风,声乐。留头发ing

【花怜】赴世[总裁花x医生怜]01

小号写的。劳扩!

一寸青瓷:

追文追到190惨案和191屠杀时,这刀戳得我精神恍惚神游天外一病不起,但恰逢此时灵感缪斯眷顾,于是有了这篇文。本人比较粗枝大叶,为防止出现逻辑漏洞,发的时候全文已经写好。回忆杀部分虐怜怜预警,但保证HE!HE!HE!


日更。多人客串。


人物是秀秀的,ooc是我的。


——


  “这位大娘,今天感觉怎么样啊?”
  “挺好的,挺好的。托谢医生的福。”
  “哪里哪里,您自己身子骨硬朗,恢复得就是快。这两天可以下床走动走动啦,总躺着也不好。”
  “我知道了,谢谢你啊!哎呀,谢医生你人可真好,有没有女朋友啊?”
  “啊……那个,还没……”
  “哎呦,你年纪不小了,可得抓点紧!看病看得好,日子过不好可不行!你要是忙,等大娘出院,大娘帮你介绍!”
  “哎不不不用了大娘,您先休息,我还有事……”
  “哈哈哈哈还害羞了……”


  每次早查房对于谢怜来说就是被病人夸奖+催婚的时间,所以每次都很心累。


  天官市是个风水宝地,民风淳朴行人路不拾遗,环境优美堪比人间仙境。谢怜生于此长于此,气度性格大抵也源于此。人生得肤白貌美,眸含秋水,嘴角上翘,不喜自笑。性情也是一等一的好,挂在嘴边的理想是拯救苍生。更让人羡慕嫉妒恨的是,他还是个学霸。初高中共跳了两级,十六岁就考上了天官医科大学开始了“拯救苍生”的第一步,可谓风光无限。
  如此人间尤物,真真是只应天上有。
  只不过近几年关于这位天之骄子有个奇怪的传闻。
  说他刚刚工作那年不知为何,竟然在一夜之间性情大变,和人说话再不和和气气。众人觉得奇怪,四下去问也打听不出个所以然,正在茶余饭后议论之际,人家好像又变回那个温柔善良乐于助人的好青年了。不止如此,还特意主动从小儿外科调到了急诊科支援。此等无私奉献之举,让老少爷们儿很是敬佩。久而久之,就不再提性情大变的事了。
  但大家都没注意到的是,“拯救苍生”这四个字再也没从他口中说出过了。


  谢怜把听诊器往电脑边随手一放,然后整个人瘫在了椅子上。
  “啊啊啊……好累,好想睡。不行,还有病历没写完,得抓紧了……”说着他只能坐起身,努力挤了两下眼睛之后对着电脑打起字来。
  华灯初上,夜幕降临的天官市灯火如炬,尤其是中心医院这边,根本不存在什么偏僻昏暗容易发生抢劫案的小路。暖黄色的路灯想温柔地将暖光投在办公室窗上,却在窗前就被日光灯管冷酷的白吞掉了。
  谢怜没拉窗帘,坐在最靠窗的位置,十指飞快地敲击键盘,一边喝水一边感叹如果君吾院长今年心血来潮发起个全院投票的话,“年度最不想完成的工作”榜单上第一名不是出门诊就是写病历。而他一定会毫不犹豫地投给写病历,并在投票键上多戳几下。
  正头昏脑涨强打精神写倒数第三份的时候,门咔哒一声响,值夜班的风信走了进来:“你怎么还没走?”谢怜笑了笑,右手拿起杯子发现没水了就站起身来去接:“写病历,医务科要是再因为病历罚钱,我明天就去收破烂补贴家用。”他这句话说得颇为逗趣,风信反而遍体生寒,黑着脸道:“你还是快写吧,还有,这么丢人的话以后能不能不要说。”谢怜哈哈一笑,水就从杯子里洒出了些。他赶忙把胳膊伸直让滴水的杯子离衣服远些:“哎呀我的白大褂,好险好险。”一边来进修的慕情默默翻了个白眼。


  窗外,一个红色的高大身影在伫立许久后,唇边带着一抹浅笑转身离开了。
  “哥哥,我们……马上就要再见了。”
  眼波流转,一汪春水全流去了谢怜身上。


TBC
——
大家好这里是作者!有五六年不这么认真地写文了有点紧张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风师娘娘附体)……
虽然作者学医但学的年头还短并且真的是个学酥,涉及专业的部分求大佬们手下留情。
咳咳,下面是正题。
这个私设是病榻上的灵光乍现。像怜怜这么温柔的人就应该抓来我们医疗队伍啊!而且在医患关系恶化的今天,作者也有很多话想说,有很多事想做。所以想拜托这个故事帮我完成一个心愿,算是我的小小私心吧。
以上。

评论

热度(1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