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瓷一寸

大号(小号?)@一寸青瓷
医学,盗笔,魔道,天官,百合,语c,汉服,旗袍,古风,声乐。留头发ing

【天官赐福】嗨,借点法力好吗

卧槽最后……

吹取蓬山去🎏:

※全员设定一方需要借法力


 


 


01权引


 


一切发生在电光石火之间。


引玉只来得及喊了句师弟,便俯身压向他的嘴唇,权一真感觉到那双柔软的有点干燥的唇和自己的微微一碰,而后是湿润的舌尖探进来。


其实这个吻极短,引玉不过是为着借些法力,连对方的舌头都没触到便退了出来。


权一真半截儿身子还埋在土里,有些茫然的瞪着眼睛,愣愣的瞧着眼前驭剑杀人的引玉殿下。


他很久没有见过引玉了,自然也无从窥见他对敌的风姿。


引玉现下所持的不过是人间凡铁,还是随手从破庙里捡来的,但也教他舞得赫赫生风,在几人包围中仍游刃有余进退自如。


教人不住一回想,引玉原也是个镇守一方的武神殿下,此刻重新有了法力,那些来袭的妖魔鬼怪自然不是他的对手。


权一真看着他的剑刃上徐徐坠下血珠,随即杀风一掸,收势时挽了个漂亮的剑花,那滴还没落下的血珠便离了剑身,甩进土里,而剑头雪亮,似簇新一般,映着幽微的月色,折出一点儿炫目的亮芒。


权一真在这一刻忽的竟似明白了什么似的,他本是武痴一般的人,对许多事不愿也懒得去作想。而也许这一眼是教他瞧见引玉黑色衣袖下皓白的手腕,又或是腕上黑色的禁锢,又或者根本是引玉这个人,权一真的心头忽的涌出一点儿悸动,一点儿迷茫,还有许许多多的一点儿,汇成了一股令他陌生的情潮。


引玉转过身来,他面上神色淡淡,似什么都未发生过一般,低头瞧了权一真一眼。


看他似乎转身要走,不打算把自己从土里挖出来,权一真立刻急了,喊道,“师兄!”


引玉便站在他跟前,居高临下的望着他,他面色仍旧冷肃,心中却是五味杂陈,也不知翻过了多少个念头,似乎要将前尘往事都掘出来又在心头滚过一遭。


度过了极长的也极短的一瞬,引玉叹了口气,使了点术法把权一真身上的咒解了,把人从地里拔萝卜似的拔出来,瞥了他一眼道,“借点法力罢了。”


权一真甫一得获自由,便猛的伸手握住引玉的双肩,他双眼亮得灼人,却又不知道该怎么做,心中便生出一点儿惶急,催着他不自觉滚了滚喉结。


引玉被他捉得一愣,还没等他皱眉,权一真已经猛的往他嘴唇上磕去。


这个吻的力道之大,已经称不上是一个吻,引玉在那一瞬甚至觉得权一真想谋杀自己。


引玉的齿间溢出一线血丝,脸色铁青得吓人,权一真却为这亲密的接触而兴奋不已,神色十足的亢奋,握着师兄的肩膀道,“师兄!再来!多借点!”


 


02花怜


 


日头有些大了。


躺在草垛上晒了一早上太阳的花城眯起眼睛,打算起身进屋,还没等他动作,一阵阴影便覆在了他脸上。


花城伸手掀开那个斗笠,勾起唇道,“哥哥回来了?”


“嗯。”谢怜坐在他边上。


花城眼里带笑,半张脸罩在那斗笠的阴影里,也不说话,只勾着唇望着谢怜。


谢怜被他盯得有些脸红,便下意识眨了眨眼,落在花城眼里又是十分可爱。


“哥哥。”他亲昵的唤道。


谢怜啊了一声,回应道,“三郎怎么了?”


花城便将嘴里叼的稻草吐出去,伸手勾过谢怜的脖子,笑着道,“先前借了许多次法力给哥哥,现下哥哥是不是也该借一点儿给我?”


谢怜的脸色便越发红了,他垂着眼睑轻声道,“自然的。”


却只见谢怜垂下脖颈去,两人各被那斗笠遮了一半面容,将落下来的日光尽数挡在了外面。


 


03风情


 


风信青着脸道,“其他人呢?”


慕情脸色也不甚好看,耐着脾气说了句,“我哪知道。”


风信在原地转悠了几圈,忍不住骂道,“操了,这什么破阵法,这下怎么出去?”


慕情挨着石壁摸了一会儿,没摸到什么机关之类的凸起,只得转悠了回来,“你去通灵阵里问问他们人在哪。”


风信依言照做,脸色越发难看,“我操,这什么鬼地方,通灵阵进不去。”


慕情不接他的话,侧着耳听了一会儿动静,皱着眉道,“有人来了...不对,好像不是人。”


两人对视了一眼,慕情动了动嘴唇,风信却像是知道他要说什么似的,猛地一瞪眼,“你要干什么!不行!”


慕情被他冲得也动了气,道,“不就是借个法力,你是个娘们儿么?”


“我操了,”风信直着脖子道,“你才是娘们儿,总之不行!”


慕情不耐烦道,“那你他妈一个人打啊?我听这动静他妈的至少数十只不知道是什么的鬼东西,这破地方你施展得开?”


风信怒道,“我他妈怎么就不行了?”


慕情奇道,“谁他妈说你不行了?你他妈借不借!”


风信道,“我他妈不借!”


慕情道,“你以为我稀得借你!要不是这地儿没其他人我犯得着找你借?!你别高看自己了!”


两个人如同三岁小孩一般气得脸红脖子粗,恨不能摆出一副泼妇骂街的姿势以图从气势上压倒对方,慕情听得那鬼哭狼嚎般的声音越发近了,更加烦躁,冲上前拎着风信的衣领道,“你他妈到底借不借!”


风信把他的手揪下来甩开,“我他妈就不——”


慕情就等着他这一吼,极快的凑上前偷了个仓促的吻,好容易渡了点法力过来便火速退到一边,嫌恶的抹了抹嘴。


“我操了!”风信愣了一瞬,又见到慕情的动作,顿时更加怒不可遏,“老子还没嫌恶心你擦个什么劲儿!”


他冲到慕情跟前如法炮制的拎着对方的衣领,简直被气昏了脑袋,恶狠狠道,“你不是要借吗!来借个够!”


遂狠狠堵住了慕情的嘴唇,强硬的撬开齿贝往里探去,这已经不是借法力了,而是个十分凶狠的吻,惊得慕情合齿咬了他一口。


风信合着满口的血骂道,“我靠你他妈是狗啊!”


慕情喘了口气回击道,“你他妈这是借法力?”


“那你咬我干嘛!”风信怒道,“不就他妈的亲个嘴么!”


慕情听他竟是知道的,且故意这么做,顿时气的不行,拿手指了他半天,脸上一阵红一阵白,最终憋出了句,“我真是操了。”


 


04双玄


 


两人坐在长街的一处食铺里喝着绿豆汤。


师青玄喝到一半,忽的压低了声音,神神秘秘道,“明兄明兄,借我点法力!”


贺玄皱着眉,“你要干什么?”


“哎呀你别管,”师青玄揽过贺玄的肩膀,笑嘻嘻道,“你就借我点嘛,放心,我又不白借你的,晚些等我法力恢复了我双倍还你!”


贺玄挪了挪位置,“你先说你要做什么。”


师青玄跟着蹭了过去,在他耳边喋喋不休的念叨着,“哎呀明兄你怎么老追根究底的呢,这样多无趣啊,你看你成天板着长脸,其他神官都不敢跟你说话,何必呢是不是。你看我朋友多多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其实我也知道我讨人喜欢,哎呀这个是没办法的....唔...”


贺玄捉住他的脸,手指在下巴上一顶,迫使他张开嘴唇,嘴唇上另一个人的温度让师青玄怔愣了一会儿,直到贺玄渡完法力他还傻愣着,倒是贺玄面无表情的瞥了他一眼,“要干什么去吧。”


师青玄盯着贺玄的脸,慢慢的,慢慢的热了耳根,他将风师扇摇得十分欢快,嘴上念叨的更快了,却显得有些语无伦次,眼神四处乱转,“哈哈哈明兄你真大方那个什么我们难得来人间不如再去其他地方走走啊哎呀你说这人间真的太热了改明儿带着我哥一起来啊哈哈哈.....”


贺玄把木勺搁在碗里,抄起剑往外走,师青玄还没回过神来,连忙一收扇子追了上去,“诶明兄你等等啊你怎么吃得这么快,诶明兄明兄!”


“师青玄?”贺玄将烛火点亮,照出师青玄的模样。他动了动干燥的嘴唇,发出了这长久的沉默中的第一句话,那声音微不可闻,“你借我点法力,好不好”。


贺玄沉默了。


一时间屋内只有烛花爆裂的声音。


“你要干什么?”贺玄道。


师青玄却不说话了,只用一双眼睛静静的望着他。


贺玄静了良久,还是托着师青玄的下巴吻了过去。


四肢百骸中重新流淌起法力的感觉太过惬意,令师青玄竟有些恍如隔世的错觉,他看着近在咫尺的贺玄,轻声道,“贺玄。”


他只说了这么一句话。


倏忽间,室内一阵白芒暴涨,贺玄身形未动,只闭了闭眼睛。


他早在心中有所猜测,然而师青玄能凭着这点借来的法力自断经脉也实在有些出乎意料,贺玄望着枕在桌前仿佛睡去一般的师青玄,此刻心中竟十分平静。


师青玄的手指细长,因为长期未曾好好进食而瘦得有些硌人,握在手里也是冷冰冰的。


贺玄在一片静谧的屋子里坐了良久,忽的道,“师青玄,你还没还我法力。”


吧嗒一声,窗沿上的雨滴终于积不住,顺着窗格静静的滴下来。




Fin.

评论

热度(12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