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瓷一寸

大号(小号?)@一寸青瓷
医学,盗笔,魔道,天官,百合,语c,汉服,旗袍,古风,声乐。留头发ing

门槛

扑通跪

肖乘月:

翻出很久以前的一个东西,改了改。)


  
  魏无羡以前跟着师姐去金家做过一两回客。
  
  金家门槛修得高,江厌离步子小,魏无羡习惯性地扶她一把。
  
  金子轩就不太高兴:“你干什么?”
  
  江厌离细声细气地说:“你们家门槛高呀。”
  
  金子轩不说话了。魏无羡差点把眼珠翻到脑仁儿里去。
  
  说金家门槛高,就是夸他们家心气高。金光瑶打圆场道:“江姑娘有心了。其实门槛这样高,也确实有诸多不便呢。”
  
  金子轩没好气道:“门槛再高一点,怕你进不来。”
  
  金光瑶还是一副和和气气的笑:“虽然不容易,不过若是进不来,怎么我又在里面了呢?”
  


  
  蓝家的门槛也高。蓝忘机坐在藏书阁里读书,魏无羡趴在石桌上,伸头探脑往雕花窗子里看。
  
  “蓝湛,你们家门槛修得好高。”
  
  蓝忘机不理他。
  
  “蓝湛,你小时候坐过门槛吗?”
  
  蓝忘机还是不理他。
  
  “蓝湛,我听说坐门槛会倒楣,你知道为什么吗?”
  
  蓝忘机抬眼道:“门槛为内外之界,聚气,防风,防水,防邪祟。”
  
  “没错。原来你在听我说话?你这种好学生肯定没坐过门槛,”魏无羡道,“我就经常坐在门槛上,所以特别倒楣。”
  
  “如何倒楣?”
  
  “比方说,上你家读这些陈词滥调的书,吃你家这个清汤寡水的饭,碰上你这么个食古不化的人……”
  
  “无聊。”蓝忘机垂下眼帘,不再看他。
  
  “有人说,门槛呢,上面连着门楣。你坐在门槛上,门楣可能倒下来,不就成倒楣了?”
  
  “无稽之谈。”
  
  魏无羡道:“你家门槛这么高,你小时候没坐过,难道还没摔过么?我不信。实话说,绊过跤没有?”
  
  蓝忘机又不理他了。
  
  倒是蓝曦臣路过,施礼道:“魏公子过誉。忘机小时候……”
  
  窗内传来咳嗽声,蓝曦臣道:“……不常在这边住。”
  
  魏无羡忙还一礼:“在事说事罢了,你们家配得上这样高的门槛呢。”复起身小声笑道:“子弟亦何预人事,而正欲使其佳?”
  
  蓝曦臣也笑起来:“我先替忘机谢过。”
  
  “岂敢,我是最老实的,最好是他不知道我说他。”
  
  “也罢了。”蓝曦臣瞧一瞧玉兰树,叹一口气。
  
  冤家,冤家。这两个人命里该,窄路走宽,宽路走平。
  


  
  江家的门槛最低,魏无羡偶尔还是会绊个狗啃泥。
  
  江澄抱着一嘴泥的狗:“快给灵儿赔礼道歉!”
  
  “对不起,灵……算了,”魏无羡毫无诚意道,“我害怕嘛。你这样我以后怎么来?”
  
  “你不来就不来了,缺了你夷陵老祖日子不能过?”
  
  那次去云梦,江澄捅穿了他一剑,他打碎了江澄一只手,后来也的确没有再来。
  
  小时候他和江澄坐在门槛上玩儿,被虞夫人揪着耳朵痛骂:
  
  “不知道坐门槛会倒楣?!”
  
  他当时心道:“哎哟,这不就被揪了耳朵吗,果然倒楣。”
  
  果然倒楣。
  


  
  乱葬岗,伏魔洞,什么门槛也没有,谁想进来就进来,想出去就出去。
  
  魏无羡说:“运货的大车可以直接拉进来,好的,停。”
  
  温宁问:“公子睡哪儿?”
  
  “睡车上?”魏无羡笑道,“实在不行你借我垫垫,将就一下。”
  
  温情嗤一声:“没点规矩。”
  
  “要下雨啊,没有办法,不能把东西留在外边。”
  
  “把你留在外面。”温情说。
  
  “好狠的心啊,欺负我一个伤员。”魏无羡装模作样地假哭,“医者仁心,都是骗我的。”
  
  “那你睡阿宁屋里吧。”温情头也不回往外走。
  
  “这怎么行,他睡哪儿啊。”
  
  “他去外面翻地,”温情扶着门,歪歪地靠着,“病了我给他治。”
  
  


  这些都是他身死之前的事了。


——————————
《世说新语·言语》:谢太傅问诸子侄:“子弟亦何预人事,而正欲使其佳?”诸人莫有言者。车骑答曰:“譬如芝兰玉树,欲使其生于庭阶耳。”

评论

热度(7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