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瓷一寸

大号(小号?)@一寸青瓷
医学,盗笔,魔道,天官,百合,语c,汉服,旗袍,古风,声乐。留头发ing

看哭QAQ

Picozhi:



从时间线来看,距离第二次飞升被打下已经不远了。

很早就能看出,花城是个厌世愤青,他活下来唯一的希望,信仰就是谢怜。



最后一句话,也许是他想拦着对方。

因为他虽然厌世,并且从替谢怜处理郎英的角度,花城有着一颗恐怕世间上没有任何一个人比得上他,想要去代替谢怜把这些人都解决的心。

但他此举,恐怕是为了不让谢怜做完之后,对此感到后悔。

他清楚谢怜就算现在被恼怒,愤恨蒙蔽了双眼,他本质上还是那个身在无间,心在桃源的谢怜。



最近翻了很多以前的篇幅,现在提到永安国,我又想起了郎千秋是如何将谢怜认出的那句话。

“这一剑我是想学的,他却不教,说我贵为太子用不着这种剑。”

他说,是一个鼻青脸肿的卖艺人突然伸了一根树枝过来,救了他。



可能从第二次飞升被打下后,谢怜后悔,并且彻彻底底不把自己当作那个鲜衣怒马少年郎,渴望拯救世界的仙乐太子了。

这句话,现在看看,真的很心酸。

他也曾经,是一个金枝玉叶的太子殿下啊。

不仅仅是仙乐国灭了,名分上的不是太子而已,他从被花花呼唤殿下后,便有些愤怒的告诉他:

我不是太子。

可能在他心里,那个曾经的太子已经永不复存在了。或者说,受尽万般艰难后,他再也不想做那个口口声声说要拯救世界,却被捅了千百剑的太子了。



现在是一条完完整整的刀子线,我们只能期待之后的糖。

也可以提一嘴,花花打人的手法也有像怜怜学习的方面,比如把头按进地里什么的。



细细算来,从瘟神被贬后,谢怜再也没有开开心心过,放肆大笑过。

之前他曾说过:三郎,自从遇见你后,我才知道原来快乐是如此简单的一件事。



他收敛锋芒,他清心寡欲,他在那之后的八百年里,做了一个无情无欲的“仙人”。

可这种表象,就像一层窗户纸。

比如问一个隐忍惯了的人“你没事吧?”

花城在为谢怜拔针的时候,说你怎么会不痛!?事实上,谢怜已经是不会再痛了,可面对这种话,这种行为。他的壳就被拨开了一个小小的门,将里面一腔真正的柔软露了出来。

人往高走是人,人往低走还是人。他曾做过神,却仍然是人。

充其量,在那个年纪,忽略身份地位,谢怜也不过是个大男孩罢了。

男孩啊,一腔孤勇,一身傲骨。后来却被活生生锻成了软陵,来去自如,从不会为尴尬感到不适。



他就是花花的殿下啊,放在心里八百年,为他一人而活的太子啊。

生老病死,爱别离,求不得,憎怨会,这都是谢怜经历的种种。

可我只希望我的殿下,做那个无忧无虑的,少年郎啊。



评论

热度(1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