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瓷一寸

大号(小号?)@一寸青瓷
医学,盗笔,魔道,天官,百合,语c,汉服,旗袍,古风,声乐。留头发ing

超级棒QAQ哭傻

爪糯:

啊,看见一些道友在评论区中讨论起了人性和如果我在那种情况下会怎么做这个话题,在此我也鼓起勇气想说几句。
人性,是一个很复杂又饱受争议的话题——在此我们特别讨论的是人的自保性和在危机情况下救他还是救己这方面——我觉得这也是天官想突出的矛盾和中心之一。有的人说人不可能违背和脱离人性,因为在死亡的面前人不可能不想自保为上;有的人却认为人在信仰、情感、道义等方面的影响下、在一定情况下完全可以脱离所谓人性。
我个人完全支持第二种,并觉得人性这种东西,很沉重却也很缥缈。它是一个褒贬皆有的词,近来在各种地方被花式提起,让我个人感觉有一点点滑稽。
看到这章太子被万剑穿心、痛不欲生(嗯,真正的痛不欲生(╥_╥)),让我觉得最为恶寒的,是这一段:"……谢怜感觉有人堵住了他的口,按住了他的手足,还在交待:'按住别让他滚下来,还有别刺偏了,没刺到致命之处不算数的!'……'一个一个排队来,不要抢!'……'不确定有没有刺中致命之处就再刺一次!'……"
这让我想起了很久之前看到的行为艺术家阿布的一次行为艺术表演《节奏0》。知道的人应该挺多的,不知道的话可以去敲度娘~而在最后,阿布说:“这次经历让我发现:一旦你把决定权交给公众,离丧命也就不远了。”
这里的两件事并不完全相同,却有着一些相似之处。回到天官,我想,催动那些人去
施暴的,是在极端情况下"他自己会承担责任""我只是想怎么样,我只是不想死""他又不会死,他是高位者,理应付出"这样的心理和思想。这种思想,一旦被激发(没错导火索就是你个垃圾白五香),很多人都会疯涌上前,只要内心没那么坚定,从众心理会让他们的犹豫和愧疚完全消失、变成比白五香还可怕的魔鬼。
这时候,太子在他们眼里并不是神,也并不是人,而是承载着他们活着的扭曲的希望和隐约的施暴欲(啊其实这个文里面可能并没有很突出,但是我个人觉得是有的,杀缪和鲜血在某种程度上会激起人的欲望和兴奋值)的一件容器,就像一个被绑在砧板上的动物,他们会毫不留情地剁下刀去,而不会去想"他会不会怎么样"的问题。(声明:这里用动物宰杀纯粹为作比)
而所说的人性,就是这种东西。这里的人性在我看来,是很让人厌恶的一种事物了。因为在极端情况下,比如拿我自己来举例,我肯定想着"天哪我要死了我不想死怎么办",也会犹豫要不要跟随大流一起上去捅一下。但犹豫归犹豫,我很坚定地说,如果是我,我绝对不会那么做。
如果我的生命,要建立在一个曾经庇佑我、与我毫无恩怨的人被残忍地捅杀和自尊的破灭上才能存活,我不会那么去做。很简单,因为我觉得那样我是对不起自己的良心的,而且不仅不做拿刀的人,也坚决不做接刀的人。试想一个人喉咙几近断裂、心脏和腹部被捅得血肉模糊、满身是血的躺在我面前,让我再去刺他一剑,感受活生生的人的血肉直接被撕裂的感觉,我恐怕会在午夜梦回的时候直接被折磨死。
所以,我情愿像那个卖艺人一样,我虽然没有跑出去的勇气(因为我还真蛮怕那些状似神经病的患者朝我扑来的……),我情愿为正义发声,情愿决绝地一头撞死,也不愿意接过那把沾满鲜血的刀,不愿意让自己成为隐形的跪着的恶人。
那肯定会有人质问说,在这里说得冠冕堂皇,真正到了那种情况下,谁又能保持正义,在人性和生死面前根本不是所有人都能坚持下来的。
对,这的确是对的,人的选择根本不可能完全统一。我很认真地问过我的家人在这种情况下他们会怎么做,母亲和舅舅等人犹豫地告诉我"那我会去捅他一刀吧,反正不是说他死不了嘛";而我的外公外婆却非常反对,外婆直接很大声地表示"捅别人刀子自己活命,我不做那样的事!"(外婆还一边大喊一边很认真很气愤地不停摇头,我当时觉得外婆世界第一可爱),外公则表示自己也不会做,外公年轻的时候一个人从农村考到大城市来谋生,吃过很多苦见过很多事,对我教导的最多的就是不做小人。他说,在这种情况下,捅刀子的都是赤裸裸的小人,做人要讲义,你一背叛人家,那你也不会有好归宿。
我当时很感动,我从小被外公外婆家带大,自然清楚他们都是很硬气、说到做到的人。我被教导的最多的,就是不能为自己的便宜去做伤人之事,不能背义。
扯得有一点点远,我们回来——的确,在极端情况下,每个人的选择都不会一样。古人有云:"舍生而取义。"我相信肯定会有很多选择保命的人,因为人拥有一定的劣根性,这是不容置疑的——但绝对有人,选择舍生取义,这就是一种正统的义气。不要说这不是非黑即白的话题,我非常反对,人性是什么,人性是你本人的精神和境界的体现,简单点来说就是你是个黑心的还是白心的。
在这世上,的确多有贪生怕死的人,有自私而伤害别人的人,有一味为自己开脱的人,但"人之初,性本善",人之所以为人,就是因为能在这种极恶之境下,为信仰、为仁义、为善良,毅然摒弃所谓的人性,选择舍生取义。这样的人,正如那个卖艺人,是值得所有人尊敬的人。就算人性的劣根性再大,他们也是那黑暗中最明亮的一点光。
所以有点小难过,看最近几章戏剧化和现实化的冲突都很大,人性一词被反复提起,但很多人都说"我觉得如果我在那种情况下也会那么做"。其实我想说,不要这样子想——
我想,每个人都有着内心永不屈的善良,只是或大或小,或明显或隐晦的区别。希望大家就算以后走到了社会上,也不要下意识地认为自己也会遵从人性和大流;要争做堂堂正正的人,永不背义的人,才是一个令人尊敬的人、令自己问心无愧的人。而这样的人,就算暂时被黑暗大浪淹没,也终会被阳光所照耀——因为一点一点明亮的光聚集起来,就是驱散黑暗的太阳了。
心怀善良的人,正是心朝信仰的人,正如那个卖艺人,也正如太子殿下,正如那些人类历史上闪耀的英雄。我虽然年纪还不大,但仍坚定地希望,以后能做这样的人。
也希望道友们,不要再下意识想"在那种情况下我也会那么做",因为人性并不是弱化品性的凶器,有品性的人,绝不会为人性所束缚。(道友们都是棒棒的呀(=^▽^=))
啊其实看到这章之后我很是有点害怕,我一直以为太子是个看过桑海沧田后很超脱的人,但190惨案让我吓到了,太子会不会就是自此再没有说过拯救苍生这种话了?他绝望透顶,所以再不中二了——可是这并不是超脱,这是受伤啊?可是永安国人面疫又是怎么回事?故事应该还没完,毕竟还有几把大刀等着我们(哭唧唧)
之前我还对白五香路人的,自此以后,路人转一生黑(超凶),我现在要粗俗一下不喜的道友可以不看,可以跳过!!:

妈哒之前还有人站邪教!!!有几个开玩笑的也就算了(开玩笑也容易带节奏啊好道友们不要这么做)还真遇到过真想站的!!!!还说就喜欢白五香黑化宠溺怜怜,我操了,这年头什么鬼事情。之前我说话尽量客气的,现在再让我看见邪教,我,我,我就把百年好合羹玉洁冰清丸万紫千红小炒肉颠鸾倒凤爆炒白五香清蒸白五香红烧白五香全部给你们塞进去!!!!!

好啦,其实还蛮看好第四卷的,因为目前我觉得第四卷写得最好(其实第一二三卷也写得很好),刀子长但是爽。啊,但是还是好想快点到第五卷啊,花怜好好发糖才是正经事~~攻受都为此神魂颠倒,视若珍宝啊~~第五卷要讲的事情填的坑好多啊,真的塞的下吗有点担心(笑哭)
今天拉了个魔道妹子进天官坑,开心~
最新声明:图片出处来自于微博ID@黏了棵葱 这位太太,太太lofterID@KKia,已授权。

评论

热度(369)

  1. 青瓷一寸呆毛君 转载了此图片
    超级棒QAQ哭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