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瓷一寸

大号(小号?)@一寸青瓷
医学,盗笔,魔道,天官,百合,语c,汉服,旗袍,古风,声乐。留头发ing

一朝被正法,十年不敢不举。

啊啊啊啊啊啊

。:

【1】


谢怜迷迷糊糊地从混沌中转醒,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迷迷糊糊地推手去抗拒。


抗拒什么?


谢怜迷迷糊糊地心想。


手刚一推出去就被欺身压在上面的花城扣住,吻得更深。


谢怜迷迷糊糊地回应,心里却还是迷迷糊糊地在想,自己昨天晚上最后一句话说的是什么?


“等我明天早上吻醒你!”


是的,这是在昨天晚上偷偷摸摸捕杀完邪祟的时候,被花三郎三连逼问出去为何,做何,有没有注意自己的睡眠时间和质量的时候,谢怜大半夜脑子一抽风说出来的话。


彼时刚刚告白的花三郎一愣,耳根半红。


直到躺下的时候谢怜也一直对于这次成功的撩花怀有一丝春风得意。


可惜今天早上,春风得意地是昨天晚上受了一撩的花三郎。


“三郎……唔……”


谢怜在想清楚原由之后,终于把脑子里面的那根筋给搭好。这一句话他还是带着微微喘息说出来的。太子殿下倒是不甚担心故事的结局最后发展朝着白日宣淫的道路一去不复返,毕竟在他心里花城一直停留在告白当天除了给了个抱抱之外什么都不要的正直向上根正苗红的好青年。


事实上也歪打正着的想对了。


他殿中人虽然不是什么不吃肉的好青年,但是在谢怜还没有答应之前他是绝对怂着不敢碰这盘肉的。


即使他已经憋到不能再憋了。


那怎么办,继续憋。


这一点上花城和贺玄就很有话题了。


回到现在。


花城自己都有点气息不稳,他起身,站得笔直,道:“哥哥昨天睡得太晚了。”


是的,已经日上三竿了。


“是我睡得太晚了。”谢怜道。


不过他起得再早也不敢有这个胆量真的去吻醒花城。


且不说花城怎样,就是他自己心里过不去这道坎。说不清楚,道不明白,就是碍于不熟练所以对于爱情这件事情有点放不开手脚。


简单来说就是,教他打架的前仆后继,教他恋爱的一个没有。


那当然也没人会告诉他他在遇见花城之后是二十四小时都在恋爱所以才在告白之后觉得二十四小时的日常都没有改变。


有人倒是知道,但是他们都想都一起去了,不说,打死都不说,来,让我们一起祝贺这对新人牵手成功。


什么?接吻之后该做什么?哈哈哈哈哈哈今天通灵阵里风师大人可真是大手笔啊……


以上全是青灯夜行提供的脑补,感谢谷子为我们提炼主要思想改编成了可以摘录引用的玩意。


“先吃午饭。”


花城给谢怜捧着一套干净的衣服,在一旁伺候太子殿下更衣。


花城其实特别想自己动手,都已经谋划好了自己手第一步该搭哪里,但是谢怜冷静地接过衣服,感谢了太子妃的好意,然后拒绝。


“……”


一时间有点无言,花城只能等着。


“……你先背身过去。”谢怜在和花城四眼相对了良久之后,说到。


【2】


花城快憋死了。


生理上的那个憋死。


当然不是说他有多急着开荤,更甚至是他素了那么多年,就做好了一直素下去的准备。


一切全都源于裴茗不经意的一句话。他委婉地提醒谢怜,太子殿下既然已经得了殿中人,那就要尽了太子的职分,让太子妃觉得幸福。


于是谢怜就在孜孜不倦地撩人道路上一去不复返。


就他这个只要谢怜笑一笑眼睛就能瞪直了的怂王来讲,这几天活得不要太酸爽。


尤其是谢怜还喜欢突如其来的撩,又能把突如其来圆得很正常,着实考验了鬼王的定力一把。


“哥哥……”花城半被强迫半是自愿地任着谢怜把自己压倒在床上时,还是犹豫地开口。


谢怜本来就是逗他,如果真的是到了假戏成真的地步怂的就是谢怜了,但是苦的绝对是憋到极点的花城。


“三郎,我是真的心悦你。”谢怜这次是有很重要的话跟他说的。他的声音就如玉珠落盘,脆生生的,很好听。


说的话更好听。


“我知道我一直都亏待你,委屈的一直是你。


“但是我知道爱情不是亲情,亲情可以有不对等的付出与承受,但是爱情不能


“我是想说……”


说到最后,谢怜声音自己都软下来了,他幽幽地总结道:“我没有钱养你,没有能力保护你。但我会拼上这条命保护你喜欢你……”


最后他说不出来了。


花城食指抵在他嘴唇上,温情款款地看着他。


“哥哥,我心悦你。”


轰——


谢怜想,如果我现在高兴得原地吐血,会不会弄脏了三郎的衣服。


花城还是觉得有必要再说一句:“哥哥,你是不是把位置调反了?嗯?”


花总在告白之后就朝着天凉王破的架势一去不复返,给还在风干的咸鱼贺玄一个遥不可及的帅气的背影。


【3】


我……


你……


师青玄选择了捂住了自己的眼睛,蹲下低头。


“……”


花城和谢怜两个人都在沉默着,不知道怎么给师青玄解释……


去他妈的解释,算了吧,都是动辄上百岁的成年人了。


此刻在菩荠观的神台上,坐着的不是太子像也不是悦神图,就是太子本人。俊脸微红气息喘喘,衣衫如此,虽不露出什么不该露出来的,但是堪称凌乱。


他就坐在台子上,花城就站在他双腿间。


是的,让我们祝贺这对新人在还没有实战经验的情况下就直接跳到了白日宣淫的级别,天赋堪称秉异。


良久,师青玄听到布料摩擦的声音,听见谢怜说:“风师大人。”


谢怜已经理好了衣服,但是还是坐在神台上,他风度翩翩气度轩然,让人觉得下一步就是要羽化登仙了也不为过。


忽略了微微红肿的嘴唇和有些泛红的眼角之后,师青玄觉得整体效果看起来不错的。


他连为什么来都忘记了,讪讪地笑着,已经有向后移动的趋势了。


“风师大人此次前是为了……”


“啊!对!就是!太子殿下懂我!咱们来秉烛夜谈!”


花城,花三岁,花·立了个素着一辈子的flag·城,今天也在吃素的道路上策马奔腾着。


【4】


时间,深夜。地点,极乐坊的床上。出场人物,有且只有两个。


再合适不过。


不过花城是个谢怜不撩就只会盖被子聊天睡觉的鬼王,他根正苗红到恪守了三个月的敌不动我不动敌一动我动得乱七八糟的外交政策,成功地除了亲亲再也没有更进一步的发展。


谢怜觉得不行,这怎么能是谈恋爱。这根本就是在重复还没有告白前的日常。他一直在尝试打破这种日常,小心翼翼地。


可是就是这种小心翼翼特别踩了花三郎的雷区,让他现在自缚地动都不敢动,谢怜也跟着动都不敢动了。


“三郎……”谢怜软下声来叫他。


花城觉得今天自己注定要完。


“不如今天……咱们不聊天了吧。”


花城出神地点头,他在想等会难受到极点的时候怎么个对策。


谢怜就已经压上来。


虽然好像也是挺小心翼翼的,但是太子殿下隐隐约约摸索出了花城这种敌退我退的作战方式,很符合兵法地打了一记直球。


一击必杀。


“三郎你就没有想过告白之后要做什么吗?”


我想过,想到快死了。


“你难道是不会吗?……其实我也不会……”


我会,会到家了,求让我来。


“我……呃……”


谢怜说不下去了,花三郎身体力行地把他压在身下,来了一次教科书一样的示范。


“哥哥,我教你。”


花城只是没有做过,不是没有看过。


但是谢怜告诉他,并不是所有被压的人都会娇羞地瘫软在抚摸之下。


“哈哈哈哈……三郎……我痒……”


花城差点咬碎了牙,他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


“哥哥,忍着。”


事实证明花城学习能力很强,要不然怎么能在铜炉山提前毕业还群辩众仙力战群神。


谢怜听话地忍着笑声,但是还是忍不住低声发出几个音节,断断续续地,花城干脆用嘴堵住,舌尖在谢怜口齿之间轻掠,然后在谢怜嘴唇上细细磨蹭。


他左手正大光明地从谢怜的肩膀移到腰间,右手帮谢怜扯散头上的发髻。


谢怜也不甘示弱地企图占回上层的位置。两个人抱在一起在床上滚了几圈,还是花城在上边。


“哥哥,别想了,你是不是不会吗。”花城认认真真地劝解道。


谢怜其实还想挣扎的,只是被花城钳住了手臂。这样一来,花城压在他身上,他还真的动弹不得。


花城和谢怜都面色潮红,尤其是谢怜,气息不稳地很。


花城也半是糊涂地拉开了谢怜的腰带,在谢怜急促的喘息声中伸手朝更深层而去。


谢怜没空反应,刚刚是憋笑,现在真想笑也笑不出来了。


他是真的,将要见证“不举”这个幌子的终结了。

评论

热度(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