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瓷一寸

大号(小号?)@一寸青瓷
医学,盗笔,魔道,天官,百合,语c,汉服,旗袍,古风,声乐。留头发ing

双道长的笑点梗脑洞12345

太可爱了呜呜呜

特别雅正的姑苏蓝兔:

亲妈笑点梗脑洞


因为没有微博直到今天我才get这个梗,好气哦,气到掉毛


画面一幅幅浮现出来,我已经很久没有这样的感觉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01


晓星尘引魂入体已有数日。为了防止意外,他们决定还是在云深不知处逗留一些日子,若有差池,也便于魏无羡及时出手护他周全。


晓星尘这幅躯体完好如新,自然也能视物,他撩袍为对面的魏无羡斟了一杯茶,魏无羡也不拘泥长幼辈分,很是自在地接过这位小师叔手中的茶杯一饮而尽。


闲来无事,魏无羡忽将蓝家几名小辈在学堂上惹祸挨罚的趣事说与晓星尘,又谈起小苹果啃了蓝启仁放在置物间的药草的事,说完两人都嗤嗤笑起来。


半晌,魏无羡将目光移至虽不曾出声却一直正襟危坐在晓星尘身旁的黑衣道人身上,有些怅惋地叹了口气。


“宋前辈这凶尸之体,到底与活人差了些。虽刀枪不入,却也如铜墙铁壁,瞧这面皮也绷得硬生生的,连个笑模样也见不到。”魏无羡有些同情地看了一眼晓星尘,“小师叔看了会觉着寂寞吧?”


晓星尘微微一愣,转头凝视宋岚一阵,却是蹙着眉道:“是吗?我倒是没感觉出区别。”


 


02


宋晓二人追赶一头妖兽,却在镇子边跟丢了。晓星尘担心那妖兽伤人,便决定在此地逗留一日,待那妖兽趁夜作乱时将其斩杀。


两人于镇上最好的一间客栈住下,原因无他,这里是整个小镇里清扫得最为干净的一家。


想着夜里可能无法休息,需得备好吃食才好,晓星尘用晚饭时便多点了不少招牌的面点。


那店小二看这两位不似池中物,琢磨着捞点油水,忙殷勤地凑上来一边向晓星尘推荐饭食,一边讲着镇上几个趣闻。


“客官您进镇子看到桥东头那家肉铺了吗?哎呀我跟您说,那老板前两天干了个可荒唐的事儿,他……哈哈哈,您说可不可笑!”


一听就是编出来的笑话,不长,一共就五句话,一般人都会在听完后莞尔,然而晓星尘早在他说到第三句“一刀捅在狗屁股上”时就笑得前仰后合,搞得讲笑话的店小二都有些汗颜这位听众的过度配合。


只那位黑衣男子从头到尾安静如泥塑般坐在那里,面上不见丝毫波澜。


晓星尘待讨到两个铜板的店小二离开,还有些收不住地呵呵笑着,转头却看见宋岚一双眼睛古井无波望着自己,于是他纳闷道:“子琛,你不觉得很好笑吗?”


宋岚微蹙了眉,却是点头道:“……好笑。”


“那你怎么不笑啊?”


“……”宋岚抿了抿唇,扯谎道:“我没听清。”


晓星尘了然,“也难怪,你是坐在里面的。无妨,我再讲一遍给你听!太好笑了,哈哈哈……”


宋岚:“……”


对于晓星尘,某人一向不吝耐心和依顺。于是他十分配合地在晓星尘说到第二句时就挑起嘴角故意发出笑声来捧场。


谁料晓星尘却忽然闭了嘴,十分疑惑地看着宋岚,道:“我还没讲到好笑的地方呢。”


宋岚面色一滞。


……原来不是这里好笑吗?那到底应该是哪里好笑呢?是第三句话吗?还是第四句?难道是最后一句吗?


晓星尘却一副意兴阑珊的样子,无奈道:“唉,一般人都不会听到这里就开始笑的,子琛你的笑点真低。”


宋岚:“……”


 


03


有一天,羡羡兔给忘机兔讲了个江澄澄兔掉进泥坑的笑话,忘机兔兴致不高。


羡羡兔很不满意,于是去找星尘兔,把同样的笑话讲给星尘兔听。


星尘兔笑得嘴里的草都掉了。


星尘兔回到洞里把笑话讲给宋岚兔听。


宋岚兔听完点点头,把白毛乱颤的星尘兔推到草垫子上,准备睡觉。


星尘兔安静地趴了一会儿,突然又忍不住笑得抖起来。


宋岚兔被它抖醒,以为它冷,赶紧给它盖上一层草。


过了一会儿那一层草也开始颤动。


对兔子来说,感冒是很不得了的大事。


宋岚兔非常担心星尘兔会感冒,把“冻得瑟瑟发抖”的星尘兔抱在怀里,却依旧担忧得一晚上没睡好。


 


04


宋岚和晓星尘刚认识不久那会儿,决定切磋一下彼此的剑术。


宋岚对这个一见如故的好友极为重视,内心也不由紧张,结果抽出拂雪时没留神把一小撮刘海削掉了,不过他并没有注意到。


但是晓星尘注意到了。


而且越看越别扭,越看越好笑。


如此严肃的场合,不应该发笑。


但是又好好笑。


宋岚看到对面而立的晓星尘不仅面色凝重,而且执着剑的手还在微微颤抖,内心暗暗自责一定是自己脸上表情过于凌厉吓到了好友,于是从那以后二人切磋时宋岚都会注意提醒自己保持微笑。


 


05


在白雪山养了很久,星尘兔在药草的帮助下渐渐恢复了视力。


早上,它照常睁开眼,迎接它的却不是一个黑暗而模糊的世界。


它愣了好一会儿,才忽然欣喜地推了推旁边的黑兔,语气中难掩激动:“子琛,我能看见了!”说完它情难自抑地扑到黑兔身上,急急说道:“子琛,子琛,让我看看你!”


宋岚兔猛然惊醒,警觉地一个打滚从地上站了起来,脸上身上沾满了草屑,有些迷惑地看着眼前的星尘兔。半晌,它才反应过来星尘兔的意思,眼眸中闪过一丝动容,目光炙热而温柔地注视着星尘兔。


星尘……


“子琛,我能看见你了!我终于又能看见你了。”星尘兔几乎要流出泪来,它走近几步扑进宋岚兔怀里,两兔深情对望眼神中似有千言万语,宋岚兔柔情地看着星尘兔,等着它开口说话。


星尘兔凝望着一脸绿渣毛发蓬乱的宋岚兔,“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子、子琛,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过了好多天宋岚兔才从自己“长得很可笑”的误会中缓过来。

评论

热度(5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