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瓷一寸

大号(小号?)@一寸青瓷
医学,盗笔,魔道,天官,百合,语c,汉服,旗袍,古风,声乐。留头发ing

《志趣集》系列

天呐!!!

明月照霜:

【一】
  
  
  这是一个平淡无奇的秋日。
  
  阿箐踮着脚在藏书楼捣腾。
  
  “师叔,你在找什么呀?”
  
  轮班看守藏书楼的小弟子终于忍不住发问。
  
  阿箐转个身,眼睛依旧瞄着书架,疑惑道:“我前几日看见一本《志趣集》,上面收录的小故事极为好笑。当时没看完,怎么现在找不到了?”
  
  小弟子眨眨眼,歪头思索片刻,眼睛一亮道:“这本书已经不在藏书楼里啦,师尊前日来寻些杂书,恰巧看见,说是有趣,要带回去看。”
  
  阿箐一愣,宋道长拿去了?
  
  怀着疑惑、不敢置信等种种情绪,抱着求证的态度,阿箐来到宋岚的书房……嗯好吧,是两位道长共同的书房。
  
  透着半掩的门扉,阿箐已然能听到压抑到颤抖的笑声了,是道长的声音。
  
  敲开门,晓星尘正倚着宋岚笑得浑身发颤,看见阿箐迈步进来,忙坐正了招手让她进去。
  
  晓星尘红着双眼,睫毛沾着泪花,衣衫不整。
  
  反观宋岚,正襟危坐,手中捏着一本书,从头到尾整整齐齐,哦……肩膀那一块儿有点皱,怕是道长方才笑疯了蹭的。
  
  “阿箐,子琛从藏书楼带回来一本书,上面的故事真好笑,你要不要一起听?”
  
  阿箐沉默片刻,看着面部表情截然相反的两个人,嘴角微不可见的抽搐了一下。
  
  她早知道道长笑点低得令人发指,万万没想到这个笑点这么低的人竟然还让别人念笑话给他听,然后笑得乐不可支。
  
  可不可以理解为……是道长笑得拿不稳书了?
  
  还读笑话!道长竟然让宋道长给他读笑话!平时惜字如金多说一句话也不肯的人。
  
  咦?我也会用成语了?
  
  阿箐忽然开心了一下,忙摆手道:“不用不用,我路过书房,顺便来看一下。道长你们继续,不用管我。”
  
  遂去到晓星尘二人专为她在隔壁辟出的书房,拿出书,专心……听墙根。
  
  两间书房中间本就开着一扇窗,阿箐透过窗就能看见两人的身影,可以说是非常便于偷窥了。
  
  宋道长清冷低沉的声音实在好听,难怪道长要让他读给自己听呢!
  
  阿箐听着听着,自己也捂着嘴不由自主闷笑开来。
  
  晓星尘已然笑得上气不接下气了,气度全无,有气无力趴在桌案上,摆手道:“算了算了,子琛,你不要读了,我实在笑不动了。”
  
  宋岚遂放下书,任他靠着缓过劲儿来。
  
  “子琛,你不觉得好笑吗?你都不笑。”
  
  宋岚低头,看着歪在他身上的人,斟酌片刻道:“好笑。”
  
  附赠唇畔一抹柔和弧度。
  
  道长你醒醒!你没看见宋道长那明显的停顿语气吗?你没听见他平板无波的声音吗?你没看见他依旧凌霜傲雪的神色吗?你没看见他回答你的时候眼睛里只看着你吗?


        
        宋道长你的原则呢?你摸着良心告诉我你这毫无波动的内心真的觉得好笑吗?
  
  阿箐看着眼里只装着晓星尘的宋岚,默默捂着脸离开。
  
  “阿箐你怎么了?”
  
  阿箐转身,对上晓星尘疑惑神色,幽幽叹了口气,道:“我牙疼。”
  
  
  【二】
  
  《志趣集贰》再度出版,这次阿箐是同晓星尘一起看的,宋岚端坐在一旁看书。
  
  阿箐已经基本能识文断字了,她念,晓星尘听着,两人一边小声讨论着,一边忍不住笑。
  
  晓星尘憋了又憋,依旧从头笑到尾,笑声方歇,刚要换气,忽然笑出了一声响亮的……嗝。
  
  晓星尘一愣,霎时安静下来,脸色绯红,一直蔓延到脖颈。
  
  阿箐愣住,低着头,双肩剧烈颤抖起来,看着晓星尘,忽而爆发出一阵笑声,自觉如此易伤了道长的心,只得极力压低。想着开口安慰道长,不妨一开口,忽的笑出一声……猪叫。
  
  ………
  
  两人面面相觑,满脸通红,对视一眼之后齐齐抬头看向宋岚。
  
  宋岚疑惑抬头,看向忽然噤声的两人。
  
  “星尘?你们怎么面色通红?可是屋子里炭火烧得旺了?”
  
  两人一同摇头,彼此再次对视,从对方的眼里读出了庆幸。
  
  幸好子琛╱宋道长没有笑点!
  
  两人誓要将此事深埋,遂远离《志趣集》系列。
  
  
  【三】
  
  大年三十夜,吃过了年夜饭,宋岚处理一些未尽事情。
  
  晓星尘同阿箐在厨房和面包饺子。
  
  据阿箐说,除夕夜吃饺子是她以前去过一处地方的习俗。
  
  晓星尘便和了面同她一起折腾。
  
  “我看看,我们有铜钱、辣椒、红糖、萝卜干、白菜、豆腐、肉馅、豆豉、咸菜……”
  
  阿箐掰着指头,誓要把所有能吃的东西都包进去。
  
  “饺子包辣椒,能吃吗?”
  
  晓星尘擦了把脸,迟疑着问道。
  
  阿箐不经意将视线掠过他沾了面粉的脸,满不在意的摆摆手道:“这样才能看出来谁的运气比较好呀,不试一试怎么知道呢?”
  
  晓星尘思索片刻,道:“也是。”
  
  脸上的面粉又多了些微。
  
  到最后,宋岚回来的时候,晓星尘一张脸已全然似花猫了。
  
  “子琛,我和阿箐差不多都弄好了呢,你猜猜有些什么馅儿?”
  
  宋岚看着晓星尘两只灵动的大眼睛,忽然想起那只常常在院子里晒太阳的白猫。
  
  一直偷偷憋笑憋得辛苦的阿箐看着宋岚面上明晃晃的一闪而逝的忍俊不禁,终于明白了一件事。
  
  处变不惊,遍览笑话群集而面不改色的宋岚宋道长,他不是没有笑点,只是都落在了晓道长身上而已。
  
  
  
  
  
  
   【看了今天……好吧昨天……秀秀的微博,在十一点多临时决定写个贺文。不对的地方就明天再修啦。两年啦,道友们相逢有缘,为爱干杯。


顺便我觉得宋道长的笑点应该是全给晓道长了,所以晓道长得到了笑点加持。


关于嗝和猪叫是网上段子给的灵感,结合实际生活。我一直以为只有我会笑出猪叫,今天和朋友交流了一下发现大家都会,这我就安心了。】
  
  
  
  
  
  
  
  
  
  
 

评论

热度(1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