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瓷一寸

大号(小号?)@一寸青瓷
医学,盗笔,魔道,天官,百合,语c,汉服,旗袍,古风,声乐。留头发ing

七夕女子组的贺文

QAQ

只是一只小仓鼠:

1、我是把它当做七夕女儿节来写的贺文,所以不存在cp


2、出场人物情姐姐,师姐,绵绵,阿箐


3、很仓促地赶的。
4、 @乔姬(。・ω・。 ,祝唧宝宝的簪子越做越漂亮,唧宝宝的文今后一章不卡。


——阑珊星斗缀珠光,七夕宫娥乞巧忙


  夜里的星光并不明朗,集市上的灯光却足以映亮整整一片天。


  七夕的集市上几乎全是姑娘们,都一水地穿着刚裁的新衣,街边摆满的,全是小巧玲珑的小玩意儿。


  阿箐一向喜欢看这些玩意儿,即使不买,见了也是有趣的。她年纪小,跑得也快,远远地就把其它人甩在了身后。温情赶着去追她,生怕她在人群里跑丢,绵绵就和江厌离一道,落在了后头,讲些悄悄话。


  “我们先买些瓜果小食之类的罢;那些小玩意儿不必担心了,阿箐她比我们懂得多了,一准买上一堆。”江厌离左右四顾,想挑些水果。


  “姐姐是嫌自己老了么?”绵绵也难得打趣她。


  “我都成了亲,自然比不上年轻姑娘们。”此刻旁边没有熟识的男子,江厌离自然也开始开些玩笑了。


  “哎呦,这可不能让金公子听了去,不然他又得说我们胡说了。”绵绵等她付过了钱,直接就抱起了那一整个儿西瓜。


  江厌离只笑了笑,又去看隔壁摊子上头的糕点了。


  院里的供桌上整齐地摆着水果糕点,花粉香炉。姑娘们全进屋去沐浴了,江厌离兀自在往杯里倒着茶。


  “我可要先姐妹们许个愿了,”她低头举了一杯酒,“虽说今日是姑娘们的节日,厌离在此斗胆求织女娘娘,愿我和子轩长长久久。”


  绵绵捧了一篮香囊堆在桌上:“这会赶的刚好了,全都做好了,姐姐快先挑个,趁着她俩不在。”


  “她们呢?”江厌离好奇地回头望了望。


  “瓜架底下呢,估计是去偷听人家夫妻的悄悄话了。”绵绵笑道。


  “少和阿羡学这些油嘴滑舌。”江厌离嗔道。


  “这你可冤枉我啦!我哪敢和他学,含光君要喝醋的。”


  “绵绵姐,你可不厚道啊!”阿箐的声音忽然在后头响起,“又说人什么坏话了!”


  “没说什么啊,”绵绵撇她一眼,“不过是替阿箐向织女讲,让她碰上个像宋道长一样的好郎君。”


   江厌离在一旁偷笑;怎么看着绵绵也不像讲了实话。阿箐从她俩脸上扫来扫去,还疑心着她们的确是讲了什么玩笑话。


 “好了,别闹了,针线在这儿,快快穿了,一会赶不上外头的戏了。”温情没好气地转出来,捧着针线。


  “又是穿线——”阿箐并不擅长这些手工活,总是不如绵绵和江厌离这两个成了婚的;即便是温情,好歹她也手巧呢,“往常都是道长做这些的——”


  “我看宋子琛的确有资格今日乞巧。”温情一本正经地点头。


  “别说他坏话啦,宋道长听了,以后不替我缝衣服了。”


  三人脑中现出宋岚举着根细针穿线的样子,不禁身子一颤。


  “况且今天简直就是你们的比巧大会——你看,绵绵姐的香囊,厌离姐姐捏的面人,还有情姐姐做的纸衣裳。”


  “行了,快穿你的线,急着去看戏呢。阿箐你待会捉只蜘蛛来,叫它算算吧。你求到晓星尘一半的手巧就得了。”温情道。


  “情姐姐欺负人——!”阿箐作势扑到在桌子上。


  “啊,没有魏远道公子的晚上,真是清静……”绵绵感叹。


  魏无羡感觉浑身一僵,背后好像有什么力气要将他撕成两半。


  


  七夕节,祝妹子们手巧心慧,幸福圆满。

评论

热度(37)

  1. 青瓷一寸只是一只小仓鼠 转载了此文字
    Q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