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瓷一寸

医学,楼诚,百合,盗笔,语c,汉服,军装,旗袍,古风,声乐。留头发ing

昆仑山夫妇的甜蜜七夕(小甜饼,微玄雕,雕兄日常助攻,齁死人系列)

好吃好吃好吃

v77:

“尊上请您不要乱动。”
“麻烦死了!”
“请忍耐一下。”
“不要!我不干了!”
“马上就好了……”
“老毒物想本大爷没有啊!”
房门被粗暴的推开,“咣当”一声,飞燕手抖了一下。
“你来干什么?”
灵蛇皱着眉,瞥了瞥门口扑扇着巨大的漆黑翅膀的神雕。
“来看看你死了没,顺便给你带口酒喝。”
神雕晃了晃手里的酒壶。
“本尊不喝酒……”
“你不喝酒,小飞燕可是会喝的。是不是,小朋友?”
神雕冲着飞燕眨了眨眼睛。
“不准!飞燕是本尊的人!本尊说不许喝就是不许喝!”
灵蛇转过头看着飞燕,神情有点……撒娇的意味?
“飞燕……”
“不喝,我不喝!”
飞燕使劲摇了摇头。
“整天守着玄铁那块木头本大爷无聊死了!”神雕撇了撇嘴,叹了口气。“大爷我出去转转,晚些回来找你们。”
神雕说完转身扑打着翅膀飞走了。
“那傻鸟真烦人。”
“那个,尊上……”
“哦,宝贝我没说你。”
“我知道,可是那个……”
“怎么了?我不会让你跟他喝酒的!”
“不是……”
“也不许跟他到处乱转!”
“尊上!”
飞燕无奈的打断了他。
“那个,辫子……又梳歪了……”
“……”

灵蛇虽说是不让飞燕喝酒,但后来便也不再管了。只看着素来少言寡语的飞燕跟神雕谈天说地,好像很开心的样子。
这算什么?鸟类之间的共同语言?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
飞燕……其实很向往自由吗?
灵蛇尊上表示很苦恼。

之后喝的酩酊大醉的神雕被玄铁重剑拎走了。昆仑山巅又变的如水般寂静。
飞燕有些醉了,但神志还算清醒,独自坐在亭廊下醒酒。微凉晚风吹过,天边皎洁圆月吐露清辉,在飞燕的身上撒下一层薄霜。飞燕望着遥远连绵的山脉出神,红玉眼眸中有点点流光曳动。
“飞燕……”
灵蛇走上前,轻轻撩起飞燕额前碎发。
“尊上,没事的,这点酒很快就醒了……”
“飞燕,”灵蛇皱了皱眉,似是下定了很大的决心。
“若你想的话,你可以去外面看看。”
“尊上?”
飞燕转过头,不解的望着灵蛇。
“一直强迫你呆在这里实在是难为你了。我想清楚了,你若想四处游历的话也是可以的,我不会再束缚你……”
灵蛇的话未说完,便被堵在了口中。
飞燕扯着灵蛇的衣领,直接吻在他的唇上。
灵蛇愣了一下。
哇酒真是个好东西啊飞燕什么时候这么主动过啊以后多给他喝点好了……
“尊上……”
相贴的嘴唇良久才分离。飞燕与灵蛇对视。不知是否因为喝了酒的缘故,飞燕脸颊愈发红润剔透。
“尊上请莫要有此负担,能陪在尊上身边,是飞燕此生最大的幸事,飞燕怎会觉得难为呢?”
“可是……”
“尊上已经等了飞燕那样久,飞燕怎舍的抛下尊上自己逍遥呢?”
飞燕低垂的眼睫微微颤动,一下一下都仿佛搔在人的心上。
“飞燕只求此生长伴尊上身边,除此再无其他想法。”
灵蛇无奈的笑了笑,将飞燕拥入怀中。
他的飞燕啊,总是这么固执,不过这不也正是飞燕令他爱慕不已的地方吗?
“尊上……”
飞燕扶着灵蛇的肩膀,嘴唇擦着他的耳廓。
“飞燕外出之时曾听异乡人说起过,说在很遥远的地方,有一个名为‘七夕'的节日。”
“那是什么?”
“七夕呀,就是天女同她人间的情郎相会的日子,他们一年只有一次机会见面……人间的情人们在七夕,也是要一起度过的……”飞燕眨了眨眼睛。“尊上,今日……便是七夕……”
“哦?”灵蛇笑了笑。“所以呢?”
“天女一年只能同相爱之人见上一面。不似飞燕,得以与心爱之人朝夕相对……”飞燕低下头,声音也小了些。“飞燕心中,很是得意呢……”
“说下去,宝贝,我听着呢。”
灵蛇饶有趣味的看着怀中的飞燕。
“不过,情人间的节日,还是……要过的……”
“飞燕想怎么过呢?”
“尊上……”
飞燕面色羞红。
“尊上……不要打趣飞燕……”
“说呀,宝贝,你不说我怎么能知道呢?”
灵蛇低下头,轻吻着飞燕的脸颊。
飞燕伸手揽着灵蛇的脖颈,小声嗫嚅道。
“飞燕……想要尊上……”
灵蛇将飞燕打横抱起,向卧房走去。

“飞燕,我会陪着你,不管是一百年还是一千年。你都离不开我了。”
灵蛇垂下眼帘,低头吻了吻飞燕的发旋。
“嗯。”
飞燕点点头,唇边荡漾着甜美的笑意。
但愿天边亘古明月,可鉴天下所有有情之人。





七夕小福利+说好的番外。
不好意思,后面是拉灯的哦⁄(⁄ ⁄ ⁄ω⁄ ⁄ ⁄)⁄
祝大家七夕快乐❤️

评论

热度(84)

  1. 青瓷一寸柒别枝 转载了此文字
    好吃好吃好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