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瓷一寸

大号(小号?)@一寸青瓷
医学,盗笔,魔道,天官,百合,语c,汉服,旗袍,古风,声乐。留头发ing

灵蛇X飞燕 腐向 《七夕给本尊试药吧》

啊啊啊啊啊啊

白糖年糕:

《七夕节给本尊试药吧》




尊上近来做得最多的事:瞅瞅月亮,再看向自己,嘴角扬起邪气的笑。




飞燕守在洞前,望着渐圆的月亮,不停思考尊上的动作。




七夕节。昆仑巅上的风景年年凄美,月下独狼在峰顶嗷叫——织女牛郎是怎样也不会选在这里相遇的吧。




不过,能在山巅能远远地看到他们相会的身影。牛郎织女一年唯一会,而自己能长久呆在尊上身旁,这样的安心···




在尊上又一次看向他时,飞燕于是开口:“尊上。七夕节,需要飞燕置办什么吗。”




“无需置办。我恰巧炼好一只毒蛊,需要有人试药。”灵蛇盯着飞燕,对方神色却没有一丝破绽。虽说自己酷爱练毒,却从未向飞燕要求试药。是已经习惯言听计从了吗?




“如果毒发,会令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且无药可医。”灵蛇走到飞燕身前,饶有兴味地困住他。




“尊..上。”距离太近了。试药...比起眼前的状况。鼻尖与鼻尖相碰,向上看...那天蓝色的眼睛真美。吹拂气息的嘴唇,浅金色的发丝探进脖中。


 


“嗯!?”嘴唇交接了,在不知何处的诱引下,他吻了尊上...不,是灵蛇尊上先行的动作,他只是条件反射地迎上。




“唔..嗯。”此刻,灵蛇的反应更快,托着愣住的飞燕,对准那柔软的唇瓣毫不犹豫地侵入。




飞燕看着灵蛇充斥炽热兴味蓝色眼睛,那样的神情,在初遇时见过,强者对引起兴趣的事物势在必得的心情。也许还多了一些东西。唇间渍渍的水声放缓了,自己已经在胡思乱想。




“嗯...?”迷迷糊糊,什么东西推进嘴巴了。尊上又亲了起来。这是在回馈自己的忠心吗?亲完自己便中毒身亡。不后悔...只是还想看看尊上凝望月色的神情呢。




“你啊。”灵蛇停止了入侵,抬手按住着飞燕的脸颊:“七夕找本尊抑制毒性。”


···




七夕当天,月如银盆,夜凉如水。被下毒的飞燕毫无不适,虽是如同往常一般练功,但情感确切变化了。清风抚过,洞头景色额外的好,他悄悄下山,买了盏天灯,此刻放飞,许下心愿。




他看着天灯变成明亮的星子,渐隐高处。




···飞燕。




“飞燕。”身后传来的声音是...




“尊上。”反应过来的飞燕立即低头叩膝。




“竟然让本尊寻你?”三两步灵蛇便逼近飞燕,脸上却挂着笑。




(不是毫无触动便好。)




“属下失职。”飞燕垂下眼睛,脑内翻起波澜。




“飞燕,你觉得本尊最在意的是什么。”灵蛇走近他,刺眼的月下,飞燕周身遍洒光辉。




“天下...至尊。”飞燕跪向灵蛇的方向,对一瞬脱口的话语忽然犹豫。




气氛随此沉浸,风与不知何处的生灵嘶吼声一下子清晰无比。




不知过了多久,灵蛇先开口。“本想确实把那药用在你身上,不过,还是来日方长。”顿了顿:“站起来。”




在飞燕将要站起的瞬间,灵蛇一手捆住他的肩,一手钳起他的下巴又亲了上去。




算了,你不知就不知吧,只有你,他人生死不过虚幻。




在我身边就好。




“我给你下了蛊。你若身死,我亦不存。”灵蛇望着飞燕,笑道:“所以,不能再时时冲向我身前了。”




“解...”




“解药,一年一次此日交换气息就好。”


“就像这样。”




星河流泻,人影交缠。




月色一边,织女对着天灯柔柔笑起,走向牛郎。



评论

热度(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