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瓷一寸

医学,楼诚,百合,盗笔,语c,汉服,军装,旗袍,古风,声乐。留头发ing

中原人怎么不讲道理【全员向】

好不容易来了飞燕的我又来了一串那迦

Seventeen Salt🍃:

※圣火令视角看其他人


※是了,我还是求圣火小哥哥


※私设无剑是女孩子


※ooc也请不要不爱我







4.


  “无剑无剑,你今天又带了谁回来?”


  虎头金刀眨着自己漂亮的大眼睛,睫毛扑闪扑闪的,捧着脸朝满身丧气的无剑嘟嘴。


  “那伽他哥和那伽他弟,一会儿让那伽给我把他俩都送回去,我这儿不缺练瑜伽的了。”


  无剑扶额,那伽的亲戚仿佛遍布大江南北,走哪儿都能遇见,还都他娘的是练瑜伽的。


  同一个世界,同一个职业。


  一想到昨天那伽他爷爷拉着玄铁爸爸练瑜伽差点把爸爸腰给闪了,搞的今天刷材料让白扇这个奶上去顶,无剑就一阵头疼,仿佛听见那伽在她耳边带着他的家乡口音对她说:


  “你的,只能遇到我的,亲戚的,惊不惊喜的~”


  笑容逐渐那伽。


  刺激,意外。


  “无剑无剑,你头疼吗?”


  “无剑你这样子好好笑啊哈哈哈哈!”


  “无剑…”


  虎头金刀一点儿也不会看人脸色,一如既往的充满元气,嘴里吧啦个不停。


  “不是我说,你们能不能学学隔壁,人家都毕恭毕敬叫主公,到你们这儿张口无剑闭口无剑的。”


“可是…你就叫无剑啊…”


  虎头金刀有点委屈,水汪汪的眼里满是不可置信,仿佛在控诉着无剑不讲理。


  无剑对这毫无抵抗力。


  “好好好宝贝儿我错了你爱咋叫咋叫。”


  原则,不存在的。



-


  “无剑,本尊的外袍脏了,记得拿去洗洗,一定要干洗。”


  灵蛇脱了常年不离身的大袍子,露出精瘦的腰肢还有那大长腿,无剑盯着看了半天。


  “你看着本尊做甚?”


  “尊上原来你这么瘦啊。”


  灵蛇:……


  灵蛇抬起了自己那根拐儿。


  “好嘞尊上我这就找人去洗,话说你这常年一尘不染的,怎么弄脏了?”


  无剑从善如流,在灵蛇发火前立马狗腿起来。


  灵蛇脸上闪过一丝可疑的红晕,很快又充满了气势,瞥了无剑一眼。


  震惊,尊上还会脸红呢?


  “昨天,飞燕看上去太好吃了,所以有些着急。”


  翻译一下就是,做爱做的事请之前没来得及脱衣服。


  “那你们…热吗?”


  “…还好。”


  无剑内心万马奔腾,第四章了,只要有你们俩出现,就是在开车,这样下去山庄不要叫摩尔庄园,改名叫速度与激情好了。


  是的,这个山庄,真的叫摩尔庄园。


  无剑当年特地去桃花岛请玉箫写的门匾,并且她还企图洗脑玉箫把桃花岛改名叫奥比岛。


  还好,玉箫拒绝了。


  在摩尔庄园里的分水蛾眉刺松了一口气。


  “那个,尊上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要是不小心用水洗了会怎么样?”


  “会湿。”


  “……”


  哦。



-


  “诶,兄dei,我问你啊,你跟紫薇熟吗?”


  无剑把还睡得迷迷糊糊的圣火拉起来,非常急,圣火以为着火了。


  居然还有人放火比我厉害?


  “谁?”


  “紫薇。”


  “小燕子跟她熟,你去找飞燕问问看,他肯定认识。”


  圣火打着哈欠,揉揉眼睛,一脸的没睡醒。


  “呸,我说你以后,少跟着玄铁和真武看琼瑶剧行不,二十多岁的小伙子活的跟五十多岁的大爷一样。”


  “谁说的!你见过哪个五十多岁的大爷修仙的!”


  圣火立马精神了,这是污蔑!


  “修仙干嘛呀?”


  无剑微笑。


  “…看《还珠格格》”


  意料之中。


  “你去跟紫薇说说情,让他别那么傲娇,来山庄住下好吧?”


  无剑卡巴卡巴眼睛,满怀期待。


  “我不去,我怕被他砍,属性压制。”


  圣火立马摇头,这玩意儿关系到生命安全的。


  “紫薇长得可好看了,大美人,叫回来给你当cp。”


  “中原人,你变了,当年明明说最爱的是我,这么快就厌烦我了吗,想去找新的五花。”


  “啧,你这个人…”


  “我是个牌儿。”


  无剑:……


  是的我变了。



-


  圣火被无剑闹腾起来后就睡不着了,坐在院子里剥花生吃,然后绿竹拉着金铃出现了,听说他是闻着味儿来的。


  圣火嗅了嗅手中的花生,这都能闻见?


  后来三个人围着石桌开始斗地主,无剑就在旁边看着,讨论这几天来的几个新伙伴。


  “听说你昨天又带了个小哥哥回来?”


  “是啊,叫秋水剑,长得可好看了,真真就是眸含秋水你们懂吗。”


  无剑捧着脸感慨,怎么会有眼睛这么好看的人。


  “口水擦一擦,要流到桌上了,对7。”


  圣火满脸的嫌弃,甩出去两张牌。


  “对9,秋水?”金铃歪着头思考了片刻,“归一的师兄啊。”


  “对J,比铃儿的眼睛还好看吗?我觉得铃儿的眼睛是世界上最好看的。”


  绿竹把脸贴近金铃,求亲亲,丝毫不在意对面两个单身狗。


  “闭嘴,回去再说。”


  金铃把绿竹的脸推开,偷偷扫了其他人一眼。


  圣火磨牙,对着绿竹翻了个白眼,狠狠把牌拍在桌上:“王炸!”


  无剑:???


  “你有毛病吧?对J你就王炸!”


  无剑看着桌上的大小王一阵心痛,多好的牌啊。


  “我就想炸他丫的怎么了!”


  绿竹耸肩,我也没办法我就是有媳妇儿。


  无剑捂着心口表情复杂,我大FFF团,终究还是出了个五花。



-


  窸窸窣窣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站在湖边的曦月猛地转身,金色的瞳仁闪烁着些许惊喜。


  映入眼帘的是一抹蓝色,不是青色。


  秋水似乎是没想到大半夜的这里还有人,吓了一跳,眼睛湿漉漉的,连忙说着抱歉。


  “是你啊。”


  曦月有些失望,又回到那种玩世不恭的眼神,上下打量着这个新来的家伙。


  “你在等人吗?”


  秋水小心翼翼地问,咬着嘴唇有点紧张。


  “算是吧,不过我不知道他在哪里。”


  曦月摆出一个无奈的笑容,摊手。


  “我也在等一个人,很巧,我也不知道他在哪里。”


  秋水走到曦月身边,学着曦月的样子摊手。


  “是归一吗,你们俩的事我在江湖上有所听闻。”


  曦月偏过头问秋水,秋水也抬眼看他。


  “那你在等孤剑吗,你们俩的是在江湖上流传更广。”


  相视一笑。


  这山庄里的风景,还真不错。


——————————————


大家好,又是我,我依旧没有圣火令。


现在我还多了两个目标,孤剑和归一。


一个比一个难抽。


 


 

评论

热度(3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