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瓷一寸

大号(小号?)@一寸青瓷
医学,盗笔,魔道,天官,百合,语c,汉服,旗袍,古风,声乐。留头发ing

中原人怎么不讲道理【全员向】

Seventeen Salt🍃:

※圣火令视角看其他人


※性格上如果ooc,大概就是人设需要


※私设无剑是女孩子


※照旧,求圣火小哥哥早日到来



2.


  “越女剑小姐姐,不知今晚可否陪在下月下对酌?”


  圣火对着越女抛个媚眼,靠在门上拗了一个自己觉得帅到爆炸的姿势。


  “那个,我…”


  “不要拒绝我,听到我为你心碎的声音了吗?”


  圣火捂着左胸口,深情款款,非常油腻。


  路过的绿竹一脸的感兴趣,金铃眉头一皱,捂着绿竹的耳朵就把他的脸掰回来。


  “不准听,不准看,不准学。”


  “都听铃儿的!”


  圣火翻个白眼,真当单身狗没有公民权了。


  “抱歉啊,今晚大概去不了。”


  越女搅着衣服的下摆,有些为难。


  “啊!听到了吗,心碎的声音。”


  圣火作势就要往地上倒。


  “喂你还好吧!”


  越女大惊失色,刚准备伸手去扶,就被谁拉了回去。


  “哐当。”


  圣火整个牌摔在地上,结结实实。


  拉着越女剑的淑女剑居高临下,朱唇轻启,笑容满面:


  “再让老娘看到你利用越女的善良动手动脚,碎的就不是心是蛋了!”


  “…好的大王。”


  圣火趴在地上举了一个“OK”的手势,仿佛淑女剑才是五花,而他是个三花一样。


  “叫我女王大人。”


  “是,大王。”


-


  圣火觉得,这地方没法待了,一共就两个女孩子,还都不能泡。


  无剑:几个???


  他一本正经跟无剑提出了要回山上的要求,无剑也一本正经做出了回应:


  “没有妹子,你可以搞基啊!”


  开玩笑,来了老子的摩尔庄园这么容易就想走?


  “他们都成双成对的,连个搞基的都没给我留。”


  火火委屈,但火火不说。


  “哪能啊,那儿就有个单身的。”


  无剑朝着河边一指,挑眉。


  树下坐着的人一袭翠衫,灵巧的手指挑出自己的一绺头发编着麻花辫,嘴角噙着笑,眼里温柔的能出水。


  “这是柳叶刀,可温柔可人妻了,你看咋样?你俩还正好红配绿,俗话说得好,红配绿,赛…”


  无剑闭嘴了,她突然意识到,这好像不是句好话。


  “长得真好看。”


  “是吧,我也觉得。”


  然后两个人就跟痴汉一样一起盯着柳叶刀看了半天。



-




  “无剑。”


  由于视线过于强烈,柳叶想忽视也忽视不了,便起身拍了拍身上的灰,缓缓走向无剑。


  “来来来今天还没摸呢,让我摸摸。”


  无剑伸出手在柳叶身上一阵乱戳,戳得柳叶脸颊泛红,偷偷瞥了一眼圣火。


  这一瞥,瞥得圣火心都化了。


  “矜持点,变态,上去就摸人家。”


  圣火拎着无剑的衣服后领把人给揪回来。


  “啧,我这刷好感度呢,你懂个啥。”


  然后圣火把自己本就大敞的衣襟扯得更开,拦在无剑面前:


  “你为什么不摸我,你说,是不是因为我胸肌比你大你嫉妒了。”


  “你仙人板板是不是又欠日了?”


  “说正事说正事。”圣火把衣服重新穿好,“那什么,你缺个能给你幸福的帅气逼人的对象吗?”


  一听这话,柳叶温顺的眉眼间多了几分悲哀,嘴角也开始微微下垂,眼睛里甚至有光泽闪烁。


  圣火很惊讶,偷偷问无剑:“他不会是被我帅哭了吧?”


  无剑:……


  柳叶挤出一个笑容,转过身去:“我不需要,我只要能这么远远地看着他笑,就很幸福了。”


  圣火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绿竹忙前忙后的刨着坑,喊着要给金铃做丐帮名菜叫花鸡。


  圣火猛地后退几步,倒吸一口凉气,无剑不解。


  这又是抽什么风呢?


  “我靠刺激,这是个三角恋啊。”


  “怎么?”


  “我再掺和一脚不就是四角了?不了不了,还是算了,我怕我太帅,最后他们都爱上我,这是造孽。”


  “你摸着你的左奶,再说一次这话。”


  “不摸。”


  流氓。






-


  确定了曦月刀会来到山庄的时候,无剑兴奋的原地小跑步,不停碎碎念,就跟抽风一样。


  “我跟着你回来的时候你都没有这么兴奋。”


  圣火抠着桌角翘起来的那块木屑,抠得摇头晃脑,跟磕了药一样。


  “那不废话,人家可是稀有刀。”


  无剑一巴掌把圣火的爪子拍下去,你属哈士奇的吧,拆迁队来的?


  “我不也稀有,我还比他多个花呢。”


  不服。


  “能一样吗?你,拜拜佛烧烧香,抽一抽就出来了,你知道我打了二百多场架曦月刀才肯来吗。”无剑揉揉自己酸痛的胳膊,“这几天尊上天天站在我房间门口恐吓我,太累着飞燕了妨碍他夜晚的幸福生活。”


  “飞燕,不是刚吗?”


  “阳不够,刚来凑。”


  理直气壮。





-


  “虽然你这么高兴,但是我还是要说句话啊,你忘了当初飞燕来的时候天天说啥了吗?你再想想曦月刀的人设。”


  圣火叹口气,非常同情,拍了拍无剑的肩。


  无剑石化,觉得后背一阵发凉,想起了当初被飞燕支配的恐惧。


  ——请问是否看到了灵蛇尊上?


  ——是灵蛇尊上派你来传话的吗?


  ——什么?灵蛇尊上回来了?


  ——要是灵蛇尊上驾临就好了…


  ……


  就因为飞燕天天念叨,后来无剑拼死拼活,终于人品爆发把灵蛇从山上请了下来,还差点被抓去当药人。


  然而没想到,灵蛇下山,并没有改变什么,甚至还多了一份吃到饱的狗粮。


  嗝。


  无剑仔细想了想曦月跟孤剑之间怎么看都怪怪的同生共死的情谊,有些绝望。


  “要是孤剑来了就好了~”


  圣火学着飞燕的语调,阴阳怪气的从无剑桌上拿了一个苹果,故意嚼的“卡擦卡擦”。


  身心愉悦。


  无剑:日。


————————————
大概还有3


求圣火啊!!!!
 


 


 

评论

热度(670)